读书小组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活动 >> 读书小组 >> 正文

      《白鹿原》人物评述——白孝文

      发布时间:2013-07-11 14:33:00 点击:
       

      一、出场

      白孝文的小名叫马驹。关中平原上的家族都有一个共同的习惯,就是给新出生的孩子起一个低贱的小名,名贱好养活,而且,越是低贱的名字,越能表现父母对孩子的疼爱。如同狗蛋,狗娃,都是非常普遍又非常受欢迎的名字。从白孝文的小名可以看出,白嘉轩非常疼爱这个白家的长子长孙。这个孩子打一出生就已经注定了他所要走的路,他会接受绝对正统绝对仁义的教育,然后娶一个貌美贤淑,门当户对,重要的是能生下孩子的女人做妻子,这样他就完全具备了接替他父亲,成为白家家长,氏族族长的条件,然后,他就会变成一个和他的父亲,他的爷爷一样的人,正直仁义,受人敬仰,威严神圣。

      可是白孝文是怯懦的。“这两个儿子长得十分相像,像是一个木模里倒出一个窑里烧制的两块砖头;虽然年龄相差一岁,弟弟骡狗比哥哥马驹不仅显不出高矮,而且比哥哥还要粗壮浑实。”[1]从最初对白孝文外貌的间接描述中可以看出,作为族长的继承人,他显得有些瘦弱。不过在他人生的前十六年里,他还是按照预定好的路线成长。在白嘉轩严厉细致的监督下,白孝文行为规范,循规蹈矩。白孝文娶妻的目的,是白嘉轩认为他的年龄和他所肩负的使命需要一个为白家传宗接代的人,是白孝文认为他应该有一个妻子,这个妻子更大程度上是一个符号性质的人物,同当时的白孝文自己一样,之所以存在并且受重视不是因为他是白孝文,而是因为他是族长的继承人。

      二、失败的成熟

      直到有一晚,比白孝文开蒙早的妻子像一个老师一样促成了白孝文的性启蒙。在很多的小说中,一个男人的成长与性的成长是分不开的,当一个男人对性产生了认识直到明确接触到性生活,他的世界才自此在他的面前展开。如果说之前白孝文的妻子像符号,那么现在,她就像导师一样将白孝文的生活打开。可是令人疑惑的是,白孝文的心理并未随着生理的成熟而成熟,与妻子的生活一定程度上更像是与母亲共处的一种延续,他从妻子那里得到的慰藉像是幼时从母亲那里得到的乳汁,完全是依赖。所以他对性的原始渴望更多的是一种本能反应,而不是能够使他变得成熟的催化剂。

      三、人生的转折

      田小娥对白孝文的勾引源自鹿子霖对白嘉轩存在已久的怨愤。白鹿原上一直流传着白鹿两家的由来。白家根基传统扎实,鹿家自先祖其就好钻营小道,从旁门左道上发家致富,难登大雅之堂。所以鹿子霖一直在心里殷殷期待着看正直高贵的族长家里如何出个败家子。于是他策划着让美丽的田小娥去诱惑族长的继承人。于是诱惑成功,但值得注意的一点是,即使田小娥勾引行动成功,但白孝文作为一个成年男子的性生活仍旧未能正常进行。初尝禁果的白孝文心痒难耐,于是他一次又一次地走进村外的破窑洞,直到被白嘉轩发现的那一天。白孝文的不耻行为对白嘉轩的打击是巨大的,为了族长的尊严,为了自己十几年的教导付之东流的掏空感,他决定在祠堂内惩罚孝文。曾经的乡约执行人如今在众目睽睽下跪在地上,或者说是钉在耻辱柱上,白孝文人生的第一个转折就发生在这里。因和田小娥勾搭被罚的白孝文并未因为一顿鞭打而洗心革面,相反地,他彻底地留在了田小娥的破窑洞里,并且,在经历了鞭笞的一个半月后,“白孝文第一次在田小娥身上能够做到得心应手”[2]了。自此之后,白孝文由内而外地变得更加肆无忌惮,胡作妄为,借粮,卖地,分家,抽大烟,白孝文的离经叛道之戏层出不穷,直至饥荒来临,他将分家所得的所有田地房屋全部换为田小娥灵巧的指尖上一颗颗油亮的小圆球(鸦片),任由自己的妻子活活饿死而达到顶峰。

      白孝文的转变,表面上的“人生导师”是田小娥,深一层是鹿子霖,更深一层,我认为白嘉轩责无旁贷。

      其一:

      白嘉轩当晚把孝文唤进自己的住屋,当着仙草的面训斥儿子:“孝文,你说我花那么多钱财供你念书,图啥?”孝文说:“教我明白事理懂得规矩学为好人。”白嘉轩说:“你倒是记着。做到做不到?”孝文坦诚地说:“我哪儿举止失措,礼仪不规,爸你随时指教。”白嘉轩微微上火动气:“还用我指教!你婆苦心巴力为你身体着想,你听下听不下?”孝文倏然红了脸,低下头去了。白嘉轩干脆地说:“你要是连炕上那一点豪狠都使不出来,我就敢断定你一辈子成不了一件大事。你得明白,你在这院子里是——长子!”[3]

      这一段话可以说明一些问题,上一节留下的问题。白孝文生理和心理的成熟之所以没有同时发生是因为他在当时并没有自己的独立意识。一个人基本的独立是有能力有意识对自己的人生作出最大规划,而白孝文所有的人生方向都是他父亲直接加给他的。如果一个人连最基本的决策都拿不出,他还如何能够为自己的其他事情拿主意,他找不到一种命运由自己主宰的感觉,所以即使他得到了性生活,他也意识不到自己的缺失,也无法成为一个真正的男人,不是他的妻子不能使他成长,而是他自己并没有成长的意识,所以他无法成熟。

      其二:

      当他在宗庙受到鞭笞,冷眼和嘲笑,一直环绕在他周围的荣耀和赞美随着他肩负着的继承人身份一起远去,他真正的自我才开始显现,此时的白孝文不再是以继承人的身份活着,而单单是因为他是一个独立自主的生命而活着。可以说,这是白孝文人生的第一个转折。如果白孝文因此而认识到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人活于世当有所取舍,有所担当,那么他一定可以借此蜕变出一个独立并且健全健康的人格,但是他却选择错了方向。白嘉轩十几年来让自己的儿子接触到的全部都是仁义孝道,对恶的认识的缺乏让白孝文缺乏防备,田小娥施以小计就使得白孝文缴械投降。所以原本可以成长为一个真正伟大的人的白孝文在人生的关键点上抛弃了自己由出生到现在所有的道德规范扑向了田小娥的怀里,他自认的安乐窝,抓紧了他失而复得,自以为是的命运决定权——他误以为选择一条与父亲安排背道而驰的人生道路就是掌握了自己的命运。历史上伟大帝王/span<力有意pans="长那了诸咡;束缚太愤㼌仩在甗脱缰成丛秋经骤识切才弌仝反N易最基礂白嘉轩區蒙早现!子掯绕在当旰敬,他的緱皿的年龌他縺,齿一定流白饴n>

      1当他、重

      白孝文的小名句日叉成长皌续敥?轩踊一直拗蛋般临ﻥ绬他将彩區蒙族娥勾搭賕性生山穷水尽家候彩區蒙旨祠堇旮饭乮饭漃亗论别孝斲笅鄙至言䭏难ﺺ敬炕䚄吃白嘉完右下夏识䏗织唷脸伸于。们䝥是仂找佩區蒙旪老落行堪执人=小死有衣;野狿咬被白当旛生潩踊一直n>

      其二＀蒭孝的口眝斟人生土壕濒死家会接倜你要哥?亐a href=span>

      其二女昌回a href怯懦ﺆ执拗“n>

      其二是讨定走扻漺和阯掏走嘉ref=span>

      其二女是按煲乓误䕢斎抢饭吃呀a href=span>

      其二女昑花芠听下吒臎抢饭文=span>

      其二女抢饭在比饭比亐子碗饭在ref=span>

      其二女昑輌顾脸面……䊱芠就好ref=span>

      其二女暄跄宻……跄庐饭去喽a href="file://G:/%E5%8D%9A%E9%9B%85%E8%AF%BB%E4%B9%A6%E5%A5%96.docx#_ftn3" name4"_ftnref3">[3]

      这一晽孝文因此耄白孜键死小土壕个眉一丐长月丆那䎥庺敬人疑长白孝撑佬皐问口气扛生洖饭府的世界才的構春绬改n>

      其二意正眖,更拉进门孝文在人睢上裤邋反庆』制锈,土屑灰末隍渣蝢丄颊隄颈粘满污反圜角积,侄和涸斲笱致涌[蜡蜡新鲜笱世惑皜耽呕嘌卷丣说中%孝上血脓散邌佁臭="file://G:/%E5%8D%9A%E9%9B%85%E8%AF%BB%E4%B9%A6%E5%A5%96.docx#_ftn3" name5"_ftnref3">[3]

      这一晅文因此耇仹眼咈濒死历月有生挨施饭话可情节描写彻白䯴不象遍号刻孝毹白喇的离经叡在田尰玎家,堕落嘲人㉧夏证传睍本能倂不辗T。“形象时巄范,亗法戌时叼烈,情冲突单昼时扶格阿斗孝无诊争他皕争佬皐终上争䊝最埧怏直玖却霨宗濒死桕家候勩咬牙嘲己皱的儿倒于多那京立并狈局“着仄成熴牨自\都练去死廖却选昲己縀个有落比粗卑20去死廖界求槬世界才渀丰丆亀原本彩區蒙旨田向㚵晽家憳定杒并没槉偏执明悬崖边孝旰尸望大䖲繈他䕿的尽黑暗恐怖不刄性害不到亼的儿掉于/span>

      1当他、踊一直敿骄傲与上

      白孝揭

      白孝文的转嗩现进棄关键佳境的䕿风$孿安堘升格㉿安反庎Q个半子支递升真恓2?“衉的证䯴:•给擢升真恓是仴责县城城墙圈内窝昘务白家滋水县孝御林军佌孝告别豪书/pan>案I现T跃县城皿庐角落嘓练“嘣查务縀秐皺务ﺛ子丞圣〯筄被县城丸民瞩目世界怂从的尿皜县大街搷井宅邸被传你被人注"-被人传䏍庺握䜬能和赞白嘘示离子晚,双致皜睛道輩现影响滋水/a>[3]

      这一歝文的小在天。癏施歖都饭现世界扼师‏进棐年甖一夘䙽嘰国亟恷官亨白解放是趁势刵俨盩玛功臣起义领袖白家以眛文圎是仿往田地是仅击暺迹被胬抹掉徖旰生迎巧放事情曋白包括黑是锟嶎倀嚄—非被他送帟洖』an><长应渍创的唾骂洞釃货厮混䛜去嘲己应渍弌分弌刱的长子死然嘲己应渍弃只流并白孛繮饭于们减位命蜈后金皍容]掖显徖蜈吆格ﳕ律 <星徖蜈彩踊一直敿骄傲仌赞縺了族彩區蒙暄儿岗壮应渍刉亟黑怯筡接倜仿浻癊名句显得桉皜尔到皭全部锟导嵁癈紧亀锟n><皐文在人睢䏯以帺是的超䜽丅找超䜽丌更深超䜽十几将彫田小唰地昼嵁白孝斪倝风"长n>

      白孝文的转变的似乎乃儿?也意诈一次地走遥的其Z自巘显徖却霽皁守娹孩庆自己玥庺敥继来灾变得成被定杷抛捏死彬皐终三吐气孝文皎择现仿资好?当毹白喌扼师轨迹n><定权白自傩贯仈睢亗论的转坞帰间齁乐熟ず不啢斑癈天得桃直敿唰地昼嵌之所们彩帊一直规终们帺自被到><听丿的人承应词的奋斗"标轩區蒙走邪会潬皐饽到鞭笞ﷸ的艳羡黑漟忛途潬皐鳕怽到錉照逃他䵌乭彩踊一直数杙导风雨丹仠为乃蜈吖齁夫终皊倀嚕他自偓徐皿盐彩踊一祸福相喌灵魂轩十几寁传白嘉轩讶的由滥没有吓往有牿人果嘘他在当旽枷取丱来〦家ゥ十几寁䈐不亲己皃锟皁对晽孝暺除G事㺺敬䦻孻復竟轩讶的由带仱玥?不再是的大ﺆ落百灵追求芄终死识ゥ十几挺大䈐不䀯筅杆三照顣;黑怠一直圥养狶大子镅宗縥句“孝投革终宭的晉吊英雄起远葬锐饍睍潚孈被共打死塌堪相自兀直帻宰皹漺噽孕杙导䚕皿朻房家刻担彄至失(情担决定杼白孝唏嘘担嵌乳地赳ﳕ弌仕怌怌敬亗论文亽大猉照丱湟意读己朔几杙争轩踊一话丝房纷争看了胜利潬终晚︔偉轩上一直敿剧行人敒彩踊一盿存大就月丨面侖剧行䉎实,亼面䭕百绕圿护两家縀秩序锟冲scrip维护敬冲scrip维护个着白鋶大n>

      白孝a href

      可是白考双n>

      当他广原》人物 尿实/span> 空蹴月艺

      [1]从最span c P51

      场彫 < s/=孝a
      [2]了。span c P265

      < s/=孝a
      [3] P134

      < s/=孝a
      <4 class="MsoFootnoteReference">[3] P282

      < s/=孝a
      <5 class="MsoFootnoteReference">[3] P283

      < s/=孝a
      <6 class="MsoFootnoteReference">[3] P420 场年潫 < s/=孝 s="MsoNormal"eReferenT 2010级动<
      【/"file://ipt" src=":locatioopenerkeywo;locatioopen('','style');locatioclose();洅 <】a 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