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小组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生活动 >> 读书小组 >> 正文

      课外的分数

      发布时间:2013-07-11 14:59:00 点击:
       

      初夏。沙航校园主干道的两侧,挂满了世界各国的国旗,被风吹拂,饱满如帆。这是为了呼应即将开幕的模拟联合国大会。一群男生,约莫六七人,在路上边走边聊。他们声音不加掩饰,往来的路人都听得见。

         其中一人,指着瑞士的红底白十字旗,问,“怎么连红十字会的旗子也要挂在这里?”

         第二人答,“明显的嘛,模联也包括红十字会这种世界性机构。”

         第三人质疑,这不是红十字的旗,明明是瑞典国旗。

         第四人补充,如果这是红十字会的旗,那十字应该红色的,白色的不就成了白十字会了么?

         第四个人的机智谈吐激起一阵笑声。他们的步速不慢,话音落定,他们也已拐出主路,走向教学楼的方向。

         在周五下午两点多从宿舍楼到教学楼,看样子他们是要去上自习。在这个时间去自习的,想来成绩都不会太难看。


         时间向前推两天。周三,梁文道来沙航。名人来名校,本应是司空见惯。可是讲座之后,人人依然被刷屏,甚至还有互相质疑与辩护的声音。一次讲座,没有以主讲人聆听观众的掌声为结束,反而以自己人听自己人的争论声告终。

         有争论,不是因为主办方的准备不周,也不是因为听众的要求太严苛。事实上主办方鞠躬尽瘁,听众满腹虔诚,可讲座之后的喧嚣是在讲座之前注定了的。因为,在沙河我们习惯听的讲座是理工科学术名宿的讲座、是学长介绍保研竞赛经验的讲座、是中介关于出国留学人生规划的讲座。而梁文道,是第一个来沙河的文化人。

         这样的讲座,我们反而不适应。


         时间再前推两三周。在教一曾经有人排练合唱。怎么知道的?他们的歌声在楼道里聚拢激荡,结局是在教二四层,连他们的每一句歌词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当然,比起自习室里的抖腿聊天哼歌嗑瓜子手机铃,合唱歌声自然是小巫见大巫。

         我们在排练在自习时所重视的,是手中的歌词笔下的题,不是人与人间的关系。因为我们觉得把歌唱好、把试考好,这就足够了。


         我们的学校,也算是以名校自居。每年的高考录取线居高不下,也成为了学校引以为傲的资本。我们的学校,也算是以学风优良自诩。从路灯下夜读到自习室人满为患,北航精神从这六十年的历史中提炼出,又融入到每个学子期末考的分数里。

         我们招进高分数的学生,我们入学后为了高分数而苦读,可是关于分数关于考试,我们又领悟透彻了么?

         比如,你什么时候筹划过,在课堂之外的课堂,在考试之外的考试,获得一个理想的分数?


         你的专业很可能不要求你知道瑞士的国旗是什么样子,可是在生活中贸然地发言可能会给你课堂外的成绩小小减上一笔;文化人初临沙航所表现出的不适应与不习惯,的确是必然,可却也映衬出你此前在课堂之外的功课还没有做到家;忽视别人的习惯,自顾自地去合唱、去自习、去博取一个课堂之内的高分数,却也是对课堂之外的忽略,是在课堂之外的减分。

         课堂之外的课堂,没有专职的老师与专门的课程,更多地需要你去自学与模仿;考试之外的考试,考的是你的见闻谈吐、举手投足、道德心智这些让你不知道如何预习复习的东西;课堂之外的分数,最多也只有加与减的模糊区别,具体的量化无从谈起,你也更不用担心挂科,因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一套评判体系。

         你读着真真切切的课本,你拿着确确实实的成绩单,再看着这虚无缥缈的“课堂外的分数”,你肯定要问,课堂内的考试,我好好准备,可以不挂科可以保研可以拿奖学金。可是这课堂外的分数,是高是低到底有什么意义?这课堂外的考试,根本不知道考什么何时考,我凭什么去准备?

         你最大的疑问,其实也是课堂外分数最突出的特点。

         不能保研不能拿奖学金,是因为它已经超越了课堂的范畴。

      不知道如何去考,所以你更要每天二十四小时地兢兢业业去准备。

         课堂外的分数,它所呈现出的,是别人如何看待你,而你又如何看待这个世界。它一定会在某天以令你猝不及防的姿态出现,然后报你以惊喜,或失望。

         面对这份不知何时收到、何地寄出、何人打分的成绩单,你,又该怎么办?


      附记:

          呃,居然还得再找补几句。

          关于此文,我看重的,一是很多我熟悉的名字都纷纷加入到讨论的行列之中,二是这篇文似乎被最近吐槽北航的浪潮所裹挟。前者,达到并超出了我的预期,于是让我从自鸣得意到心有惴惴。后者,则让我不得不再重申下这篇文章的本意。

          这篇文章的来源很简单,就是最近生活遇到的三件事儿,突然意识到它们间若有若无的联系,于是在自习室花了一小时草草写就。

          这篇文章的目的也很简单,就是阐述下我的理念。提及北航,只是因为这是我生活和学习的环境,是不可能可以避开的大背景。我并没有想专门对北航评头论足,至少这篇文章没有。否则,我也不会用瑞士国旗这个个例。而个人的理念和价值观呢,您赞同您反对您笑而不语,随便您。我唯一怕的,是您把这篇文章的焦点锁定成对北航灭绝人性的教育模式的强烈批判。

          最后,看到有人在看完我的文章,居然会去思考去打字去交流自己的观点,我觉得我这篇文就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谢谢各位,我受宠若惊。



                               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数学与系统工程学院2010级学生    王汉言

      上一条:浅读《我们仨》
      下一条:“爱让灵魂变的完整” ——评《朗读者》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