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出版 >> 正文

转型中国的大学通识教育:比较、评估与展望

发布时间:2013-06-20 12:14:00 点击:
 


丛书总序:探索中国大学通识教育的正道


     通识教育常常被视为古典自由教育的现代延续。在现代研究型大学诞生之前,无论中西,所有的教育都可谓通识教育或自由教育,这是一种针对社会上层有闲阶层的非功利教育,“其目的是培养出一个对于自身、对于自身在社会和宇宙中的位置都有着全面理解的完整的人”。今天的通识教育虽然已经不限于少数上层有闲阶层,而是普及到全部受教育者,但在理念上基本延续了自由教育的这一传统,旨在培养人格健全的完整的人和自由的公民。因此,通识教育首先是关于人之所以为人、如何为人的教育,是“自由教育的公共面相”。
    与此同时,现代通识教育的诞生是与学科分化相伴始终的,一个核心的意图就在于纠正学科分化带来的知识碎片化,强调基础知识、反思、艺术创造与分析的重要性,认为一种宽广的和基础的教育将改变和解放学生。在这个层面上,通识教育成为专业教育的前提条件,提供一种背景性的或基础性的知识的教育。不仅如此,专业教育在某种意义上是“去自由”的,专业教育训练学生像专业人士一样思考,而自由艺术与科学中的训练对于在职业或专业的管道之外批判性和反思性地思考和行动的能力至关重要。通识教育的最终目标在于保证学生将来成为各种各样的专家的同时,仍不失健全的人格和自由的品性,并且有能力应对复杂社会在专业领域之外提出的种种挑战。
     最后,通识教育兴起与两次世界战争息息相关,哥伦比亚大学的通识教育是第一次世界大战后发展起来的,其重要的组成部分“当代文明”课,是从一门最初名曰“战争诸目的”的课程发展起来的;而著名的《哈佛大学通识教育红皮书》则是二战后发布的,其正式的名称实际上是《自由社会的通识教育》。为什么战争会促进通识教育的发展呢?原因或许在于两次世界大战都是对人类文明的极大摧残,是对人类道德的极大挑战,人们不禁要问:为什么西方文明未能驯化人类的兽性和野蛮,是不是教育出现了问题?因此大学不能仅仅培养人的才能,不能只专注于某种技能的培养,而要首先培养人格健全的人。当前随着全球化的深入,通识教育的功能也从社会整合延伸到全球视野,哈佛最新版本的通识教育方案特别增设一类课程“世界中的美国”,以应对全球化带来的机遇和挑战。
     上述三个层面设定了通识教育的目标:将学生培养成积极参加公共生活的合格公民;让学生明白他们自身必然是某种艺术、观念、价值传统的产物,而且将参与到该传统中;让学生有能力批判性和建设性地对社会变革做出回应;让学生理解他们的所言所行的伦理维度。这个目标实际上道出了通识教育的本真,即培养完整的人和自由的公民。实践之中,无论是分布必修型、经典名著型、核心课程型还是自由选修型,殊途同归,最终都是为了探索践行通识教育的正道。 
     中国现代大学教育,其实很早就注意到了通识教育问题,民国以来很多教育家都以不同的方式来阐述通识教育,如梅贻琦1941年在他的《大学一解》中谈到:“故一则曰大学生应有通识,又应有专识,……通识之用,不止润身而已,亦所以自通于人也,信如此论,则通识为本,而专识为末,社会所需要者,通才为大,而专家次之,以无通才为基础之专家临民,其结果不为新民,而为扰民。”新中国高等教育由于受到苏联模式的影响,一开始就走上了极其专业化的路子,直到1999年教育部(国家教委)开始推行“文化素质教育课程”,才开始纠正严格专业化的弊病。
     文化素质教育课程发展成今天大学的全校公选课,由于课程安排、师资配备、教学管理等各方面的原因,全校公选课今天已经全面溃败成学生逃课混学分的课程,因此近些年来一些学校开始探索通识教育,希望籍此替代全校公选课,并进一步纠正专业化的弊端,形成通识教育与专业教育相结合的课程体系,使得高等教育成为完整的人和自由的公民的教育。复旦大学、浙江大学、中山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等众多高校都进行了有益的探讨。不同学校基于对通识教育的不同理解,以及自身的情况,发展出不同的通识教育模式,这些模式之间没有简单的高低之分,问题的关键毋宁是哪种模式更能实现通识教育的本真和目标,更能持之以恒地落实下去。
     为了进一步推进中国大学通识教育,北航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编辑了这套通识教育文丛,是北航高研院系列丛书(博观文丛、通识文丛、知行文丛)之一,旨在古今中西的对比之中,从理念、制度、实践等各个层面,全面检讨中西通识教育,为探索中国大学通识教育的正道,提供理论资源和比较方案,期待在所有兄弟院校的不同模式竞争之下,摸索出一条能够兑现通识教育承诺并且切实可行的道路。


                                                                                    高全喜



       目 录


一、通识教育:理念与误区 
(一)基本理念 
(二)常见误区 
二、国外的通识教育:典型比较 
(一)概述:历史与模式 
(二)哈佛大学 
(三)芝加哥大学 
(四)圣约翰大学 
(五)麻省理工学院 
(六)牛津大学 
(七)日本的通识教育 
三、中国的通识教育:典型比较 
(一)概述:背景与问题 
(二)北京大学元培学院 
(三)浙江大学竺可桢学院 
(四)复旦大学复旦学院 
(五)中山大学博雅学院 
(六)清华大学 
(七)上海交通大学 
(八)北京航空航天大学 
四、中国通识教育评估与展望 
(一)基本模式 
(二)课程体系 
(三)师资队伍 
(四)学生管理 
(五)学术共同体建设 
附录1:北航高研院“通识教育核心课程体系研讨会”会议纪录 
附录2:圣约翰学院“巨作”教学计划阅读书单 
附录3:通识教育的理想与现实——高全喜访谈录 
附件4:北京航空航天大学知行文科实验班经典阅读书单 
后记

上一条:《宪法为何重要》
下一条:现代中国通识教育经典文集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