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术出版

当前位置: 首页 >> 学术出版 >> 正文

《宪法为何重要》

发布时间:2013-07-09 23:39:00 点击:
 

宪法的政治过程主义叙事——《宪法为何重要》译后记 

    

这是我翻译的第二本图什内特教授的书。在我的印象中,图什内特是以批判法学的健将形象进入中国法学界的,至今为止,他的作品中对学界影响最深的还是那本《让宪法远离法院》。从1999年的“远离论”到2006年的“分裂论”再到2010年的“重要论”,尽管教授本人的批判法学色彩依然浓重,然而其对于司法审查与政治过程的关系分析却日渐理性,渐露温和,对于最高法院的政治功能进行了更为科学化和更具实证倾向的积极探索。

1999年的“远离论”更像是教授本人的一次正式的学术宣言,其对于宪法的政治性质与宪法实施的政治依赖性的坚守至今并未动摇。然而,宪法是不可能“远离”法院的,因为法院本身已经成为一种特殊的政治机构,分担乃至于“被摊派”了某些不宜通过政治过程予以解决的政治议题与任务。这种摊派机制本身就是作为司法与政治之纽带的司法提名制度的重要政治后果。在2006年的“分裂论”和2010年的“重要论”之中所贯穿的一条理论红线就是:司法提名政治是美国的宪法政治的重要构成,是政治家和政治机构影响乃至于塑造最高法院司法理念与政策构成的“隐秘”通道。既往的美国宪法教科书告诉我们,尽管总统和国会在司法提名中具有重要作用,不过法官终身制确保了被提名法官的独立性,所以提名并不影响法官的司法独立与司法公正。然而,图什内特教授在本书中告诉我们,真实地故事远非如此,法官本身受到总统提名、政党政治、社会运动的复杂而交互的影响,这些影响都是真实有效的政治性影响,从而确保法官与政治过程之间形成良性互动。至于司法与政治相冲突的某些场合,比如新政中的激烈对峙,图什内特教授借用了“体制/总统行政”的分析框架,指出这不是司法本身与政治的冲突,而是政治体制的更新与最高法院法官构成的更新不同步的结果,而且最终解决路径也以司法提名与司法结构更新为主导性思路。

本书属于最新的“重要论”,在某种意义上是对“分裂论”在理论上进一步的条理化和精致化。图什内特教授在本书中多次指出,相关分析在“分裂论”中有着更为详尽的讨论。教授本人在导论部分开门见山,直接提出美国宪法的重要性不在于司法审查和基本权利保护,而在于为美国人民的政治行动提供了一种理性化的制度结构。对于最高法院的理论处理,作者并未简单延续“远离论”的激进主张,而是在“分裂论”的经验性分析基础上,进一步试图提出某种功能性分析框架来予以重新定位与安顿。作者的某些分析非常富有启发性,比如作者认为最高法院的能动表现是基于一种“政治让渡论”,即政治家与政治架构如果要亲自处理某些特定议题的话,就会严重消耗政治资源,甚至涉及对核心政治纲领的重要修正,耗时费力,结果难测,在这种政治上的不经济性约束之下,政治家和政治结构就乐见最高法院的介入,通过司法提名的长期效果引导裁决方向并保留政治过程的反弹和回旋余地,这样一种分析显然就将最高法院的司法独立与司法公正的神圣历史与光环进行了现实化还原,将司法审查的实体性正当与理性基础置换为功能性政治纠纷解决技术。这种“功能论”的处理尽管仍然受到了其早期的带着浓重的批判法学意识形态的影响、启发与诱导,但却具有了真正的政治科学色彩。此外,图什内特教授还饶有兴致地讨论了美国的“宪法变通”问题,既包括理论解释,也包括实证经验分析,很值得阅读和玩味。在我的阅读经验中,图什内特教授对美国宪法过程的政治分析是非常独到的,也是持之以恒的,尽管这些分析不是美国宪法学的“职业主义叙事”,在美国法学院和宪法学教科书中不占据主流,甚至也不是阿克曼的那种恢宏博大而颇具宪法学民族主义动机的“整全主义叙事”,但其对美国宪法政治的解释确实很有穿透力的,这种解释甚至可以启发美国的政治家们和美国人民重新思考:美国宪法到底是怎么实施的?美国宪法的重要性到底如何?怎样使美国宪法更加重要?不妨将这样一种分析框架概括为“政治过程主义叙事”。

本书短小精悍,行为流畅,语言生动,论理与例证并举,可读性极强。与十余年前的“远离论”式的豪迈学术宣言不同,今日的“重要论”显示了作者进一步深入美国宪法过程之后对美国宪法的制度与机构有了更多的“同情的理解”和“理解的同情”,对司法审查也产生了功能论意义上的认同。这不是作者刻意或简单地向美国主流法学靠拢,而是真正的法律科学(包括宪法科学)需要建立在对本国宪法制度与宪政实践的真实经验及其理解的基础之上。如果理解的基础仅仅是某些抽象的概念、信条或封闭的理论框架,则这种理解就只能是学者个人的自我审美,而不构成一种民族自身的理解可能性,不构成一种真正的美国宪法学的自我理解。由此观之,图什内特的政治宪法理论并未根本脱离美国法学的经验取向的大传统,只不过他更看重的是美国宪法实施的政治经验而非司法经验。图示内特教授自身学术演进与调整中呈现出来的有关宪法学研究的问题意识和方法论经验对于尚处于转型中的中国宪政和中国宪法学不是应该有着更为切近的启示吗?

本书的翻译出版首先要感谢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的编辑沈晓建女士和策划本书所属译丛的毕洪海博士,是他们的眼光和对我的信任促成了这一知识传播的事业。言之为事业并不为过:一则我是将本属的翻译作为自身学术训练与积累的一个重要环节,即作为政治宪法学的一种知识来源;二则国内宪法学界对美国宪法学的译介在过去存在过于偏重“职业主义叙事”的倾向,这种职业主义在普通法治领域大致可以与中国的司法建制对接并提供具体的经验启示,但在宪法领域却无法寻找到相应的制度依托,从而鼓噪其激进化的宪政改革意图与运动(比如宪法司法化),造成了严重的制度挫折和心理创伤,在此背景下,引入一种关于宪法过程的政治分析作品,似乎可以为我们提供理解和认知宪法政治的更为科学与健全的理论框架,对于宪法改革的理性展开也不无裨益。我是怀抱着这样的学术理解与意图从事该书的翻译的,尽管译本未必尽善尽美,但如果这个译本能够对于国人理解当下中国宪法与宪政的政治性质与转型特点有所助益的话,我便自觉欣慰了。

从去年9月份正式签署委托翻译合同至今,翻译的过程与我写作博士论文的过程大体重合,所以翻译过程带来的某些新的理论知识和见解直接进入了我的博士论文之中,这算是一种缘分吧。在快要提交译稿定稿的时刻,我刚刚通过博士论文的最终答辩。这种前后相伴的感觉确实有些不同。

一如既往地,我要特别感谢我的妻子王又平女士以及我的父母和岳父母,他们不仅给我的家的滋养,而且无私地投入了照顾儿子田皓轩的“家庭事业”之中,为此,有牺牲,有委屈,有极度的辛劳。我只能在内心深处奉献感激、忠诚、孝敬和更加坚定的学术追求。在他们全力支持我在北京求梦并各自承受巨大压力的同时,我却无法给出即刻的回报,这些年我欠他们很多,我只能更无私地爱他们,在学业与事业之余也投入“家庭事业”,与他们一起承受压力,一起苦乐交替。谢谢儿子田皓轩,是他一下子拉近了我与父母、岳父母的生活距离,是他使得我的思考与奋斗超出了一代人的限度。

译作也是新生儿,作为译者,诚挚期望各种批评和意见,因为正确的爱是关切所爱对象之未来的那种爱。

  

田飞龙

2012年5月27日于北京大学畅春新园

[本书版本信息]

英文本:Mark Tushnet, Why the Constitution Matters, Yale University Press, 2010

中文译本:马克·图什内特:《宪法为何重要》,田飞龙译,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2012年9月版

[本书提要]

一个屈指可数的法律学者对国最为关键的一份文件展开了雄壮有力的重估。

    在这部令人惊叹且极不凡俗的作品中,哈佛大学法学教授马克·图什内特提出了一个貌似简单的问题,却产生了一个完全意外的答案。他认为,宪法重要,不是因为宪法框范了我们的政府,而是因为宪法框范了我们的政治。他坚定地表明政治家和政党——而非最高法院的裁决——是我们的政治体系中宪法变迁的真正引擎。这一预言式的教诲将会鼓舞所有的公民,他们采取直接的政治行动来界定和保护作为美国人的权利与自由。

    与其它法律学者将宪法单纯理解为美国民主的蓝图不同,图什内特教授聚焦于宪法作为政治论辩之制度性框架的具体方式。政府的每一分支都从宪法中汲取实质性灵感和程序性结构,但只有在存在落实有关变迁方案的政治意志时,这些分支才能够影响宪法变迁。因而,图什内特对宪法的政治理解并不要求公民们为了改善民族处境而关注最高法院每一个裁决的所有细节。相反,通过呈现国会与总统的关键性事实以及当下宪政体制的基本性质,他的这本书不仅揭示了宪法为何对于我们每一个人都是重要的,而且——可能是更为重要地——揭示了宪法是如何显得重要的。  

[对本书的精彩评论]

对《宪法为何重要》一书的褒奖:

● “马克·图什内特通过撰写这样一部既具有可读性又高度复杂化的作品而化圆为方。这是一部令人称羡的杰作,应当能够改善我们关于宪法角色的公共话语。”

——阿德里安·弗穆里(Adrian Vermeule,小约翰·H·沃森法学教授,哈佛大学法学院

● “一部非同凡响的导论性作品,阐明了宪法塑造美国政治、政治塑造美国宪法的诸多方式。”

——杰克·M·巴尔金(Jack M. Balkin,耐特宪法学与第一修正案讲座教授,耶鲁大学法学院

● “马克·图什内特向美国的宪法学正统又一次发起了大胆的挑战。他关于美国宪法如何在决定特定结果之外有着更多的作为去框范政治的深刻检视将会令律师、政治科学家和公民们一同着迷。”

——马克·格雷伯(Mark Graber,法学与政府学教授,马里兰大学

● “马克·图什内特以一种精彩的对话风格撰写出了这样一部具有深刻重要性与启发性的作品。该书值得学者、学生和公民们认真阅读,他们希望领会在宪法护佑下的行动会有何不同。”

——桑福德·列文森(Sanford Levinson,《我们不民主的宪法》一书的作者

 

上一条:《立宪时刻》
下一条:转型中国的大学通识教育:比较、评估与展望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