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社会 >> 正文

王焱: 利益与激情

发布时间:2013-07-18 00:44:00 点击:
 

    人们对于利益的追求,在很长的历史时期内曾被视为贪婪的罪恶而受到压制;然而到了现代社会,利益却最终战胜了激情,使资本主义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宇宙。美国学者赫希曼(Albert Otto Hirschman)要探讨的是,这一观念的巨变究竟是怎样发生的?他的《激情与利益》(The Passions and the Interests)一书,把我们带回了欧洲现代早期社会思想的一场争论。
    在前现代的社会中,思想家大多将激情视为蹂躏文明的洪水猛兽,因为它一旦发扬起来,往往被用于从事征服与掠夺。因此,古罗马的西塞罗说过,激情是对心灵的破坏,是对理性的叛逆。中古时期的欧洲社会,充斥着攻战杀伐的暴戾之气,孟德斯鸠放眼世界,发现凡是商业贸易得到极大开展的地方,都渐次走向了文明与礼仪,所以他认为,“哪里有商业贸易,哪里就有善良的风俗”,“商业贸易正在使野蛮的风俗日趋典雅与温厚。”尽管孟德斯鸠也看到了金钱化社会所带来的种种弊端,但是他依然肯定经由利益所促成的风俗,制衡了激情的泛滥无归。
    以亚当•斯密为重镇的苏格兰启蒙学派承继了上述论题。斯密在1763年与法国思想界的交往及对巴黎面包师的观察,让他发展出了著名的“看不见的手”的命题。私利可以成就公益,遂为现代人所普遍首肯。
    晚清末年的中国人也对政治性的激情深怀恐惧。记得有部小说讲到,晚清的大家族中为了防范子弟的激情泛滥贸然参与政治,有一个秘方,就是让自己家族的子弟早婚,不行,再娶两房姨太太;再不行的话,就教他抽大烟。或许正是这一平抑激情的“秘方”,让伦敦药房中公开售卖的止痛剂——鸦片,成了为祸中国的毒药。
到了十九世纪,以往备受压抑的利益,终于压倒了激情,完成了自己的凯歌行进。人们认为由利益推动的商业贸易,是战争暴力的阻止者,文明礼仪的等价物,甚至就被视为道德本身。赫希曼此书的用意,在于探寻资本主义的价值基础。不过在他看来,利益固然制衡了激情,从而恢复了理性的至尊地位,但是这里的理性,已经变身为专注于手段有效性的工具理性。他援引巴尔扎克小说《贝姨》中的话,不无讥讽地说,“位于宪法之上的,是那神圣、稀有、体面、可爱、雅致、美丽、崇高、活力充沛、无所不能的五法郎硬币。”
    《激情与利益》一书,最终是以托克维尔结穴的。托氏认为,在庸俗乏味的资产阶级社会中,激情具有重要的意义。没有激情,人们不会参与公共事务。而公共生活是培育超拔世俗的优秀品质,使人不断趋于完美的重要手段。他因此大力强调那种能够“恰当理解的自我利益原理”(la doctrine de l’interet bien ententu),意图调适“激情”与“利益”之间的张力,让人们走出原子化社会所带来的困境。

                                                                                                        王 焱
                                                                                                       2013年5月20日

上一条:王焱:家园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