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社会

当前位置: 首页 >> 经济社会 >> 正文

中国经济系列之一

发布时间:2013-07-19 20:17:00 点击:
 

林毅夫回顾世行四年:发达国家没有真经

原文摘自:中国新闻网2013-3-13 记者 张冬冬

“在世行,我相当于重新读了一个大学,因为四年的时间,让我有机会‘行万里路,读万卷书’;在世行、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当中,也更加强了我的一个信念:在发达国家根本不存在一本所谓的‘真经’。”

再次当选全国政协委员的林毅夫,去年6月卸任世界银行高级副行长兼首席经济学家职位,回到北京大学执教。今次两会期间,他在回答中新社记者提问时,回顾四年世行历程表示,“最大的感受就是(中国的)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

他表示,在世行四年时间,自己收获非常大。从世行回来,自己进入一个著作高产期,先后出版了《新结构经济学》、《繁荣的求索》、《从西潮到东风》等书籍,“这都是我在世行四年,对世界重大经济问题的思考和建议”。

林毅夫介绍说,自己在这几本书的前言里面谈到,“作为知识分子,我确实是把国家的民族复兴、中华民族的复兴当作自己的职责。因为,自己在年轻的时候读书,总是看到自己国家衰落。”

“我在台湾长大,实际上也就是由于国家衰落所造成民族不幸的一个受害者。照理说从我内心里面,我从台湾回到大陆来工作,这种心情应该就像一个住在夏威夷的美国人回美国工作是一样的。但是由于历史的悲剧,我必须采取特殊的方式,那导致的结果就是现在还不能回家。”林毅夫语调低沉。

林毅夫说,自己作为知识分子,一直在探索中国如何实现伟大的民族复兴,也一度认为“西方有一本真经”,这本“真经”帮助西方实现了它们的现代化,让它们富强。“我应该去把那本‘真经’学会,按照这本‘真经’给国家的改革、发展和社会进步建言献策。”

林毅夫表示,自己在世行工作时,看到很多其他发展中国家的知识分子,对社会的责任感,跟中国知识分子是一样的,都希望自己的国家、民族富强。他们看到西方发达国家的强盛,总觉得西方有一套“真经”,学会了就可以推动国家的发展。

“然而,在美国、在世行、在这次全球金融危机当中,更加深了我这个信念,实际上在发达国家根本不存在一本所谓的‘真经’。”林毅夫指出,西方经济学有理论,然而理论是不断在更换的,“不断在变就不能叫做‘经’嘛,‘经’是说几百年、几千年都不变的”。

“如果在发达国家,都没有办法做到所谓‘百世以俟圣人而不惑’,你怎么能够做到说‘放之四海而皆准’呢?”林毅夫说,发达国家的理论,有参考价值,但绝对不能作为中国行为的准则,所谓解放思想就是不受到任何理论的束缚,然后实事求是地来看待中国的发展。

“人家老笑我是‘乐观派’,我说我是‘客观派’。”在林毅夫看来,“悲观派”只看到问题,“乐观派”只看到机会。“在我的谈话中,永远是把机会跟问题同时谈的;而且一定同时讲机会如何去掌握,问题的根源是什么、怎么去克服。”

 

附:林毅夫简介

林毅夫,男,19521015日生于台湾宜兰县,原名林正义(到大陆后改名)。北京大学经济学硕士,芝加哥大学经济学博士,原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教授,博士生导师。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七、八、九、十届政协全国委员会委员、全国政协经济委员会副主任、中华全国工商业联合会副主席,于2005年获选第三世界科学院院士,20082月,被任命为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兼负责发展经济学的高级副行长。20126月,世界银行副总裁的任期届满。





上一条:郑也夫:中国教育的症结与疗效
下一条:赵鼎新:“天命观”及政绩合法性在古代和当代中国的体现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