宗教艺术

当前位置: 首页 >> 宗教艺术 >> 正文

孟晖:吸杯的妙趣

发布时间:2013-08-21 10:42:00 点击:
 

  在唐代,文人士大夫发明了一种有趣的流行,即以鲜摘的大翠荷叶制成“碧筒杯”。大致与之同时,出现了一种造型独特、以情趣取胜的酒具——吸杯。
  吸杯的最大特点是自带固定吸管,这一条弯管的末端接于杯底中心,通过一个圆孔与杯内相通,管身斜伸在杯侧,呈“S”形翘起,饮酒时,将嘴唇吮住长管的端头,由此把杯中酒吸入口内。由于昂起在杯侧的吸管在造型上近似象鼻,所以元明时也称为“象鼻杯”(明田艺蘅《留青日札》)。
  陕西西安何家村窖藏出土有一件唐代鎏金银吸杯实物,其造型为一朵带梗的荷叶,显然是刻意再现天然荷叶制“碧筒杯”的形象(参见本人《唐代的荷叶吸杯》一文)。人工材料的吸杯,天然荷叶制的“碧筒杯”,这二者之间的发明顺序孰先孰后,究竟是谁先出世然后刺激了关于另一个的灵感,也许很难明确断定。但是,显然,从唐代开始,人们就喜欢让吸杯披上荷叶“碧筒杯”的外貌,到了明代,甚至直接把人工材料的吸杯称为“碧筒杯”。
  不过,在历代工匠的巧手中,吸杯也发展出其他造型。扬之水《荷叶杯与碧筒劝》(《奢华之色》第三卷,225-231页,中华书局2011年)一文中所举碧筒杯实物,包括印尼勿里洞岛附近发现的“黑石”号沉船所载中国瓷器中的一批白瓷绿釉碧筒杯,以及辽宁朝阳姑营子辽耿氏墓出土定窑白瓷碧筒杯,杯身便是采用普通的圆筒、侈口形状,同时从杯底伸出“象鼻”式吸管,且杯底出酒口上方塑有立体的小龟、小鸟。
  故宫博物院也藏有一件白瓷鸭形吸杯,造型较诸“黑石”号沉船、姑营子耿氏墓所出瓷碧筒杯更为精巧。这件鸭形吸杯被误定名为“邢窑白釉卧鸭式水注”,《文房清供》(故宫博物院编,240页,故宫出版社2009年)一书中对其描述为:“鸭缩颈合翅呈伏卧状。背上为海棠花式口,腹内底部伏一小龟,龟身下有孔通向鸭嘴为流。鸭双足即为器足。”这件瓷器在结构上很清楚,配有一条流管,但流管与器内部相通的接口设在全器的底部,这一特点与何家村出土鎏金银碧筒杯等其他吸杯实物完全相同。所以,这件鸭形容器并非水注,而是一件吸杯。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一个细节,“腹内底部伏一小龟,龟身下有孔通向鸭嘴为流”。一如《荷叶杯与碧筒劝》一文指出,在宋辽时,人工制碧筒杯在设计上变得更为精致,最为突出的一个亮点便是:杯底圆孔的一侧会贴饰一个立体的龟、鱼或小鸭等,以其身躯挡住孔口。这样,饮酒时,但见酒水渐渐减少,却不见其具体去向,更显得多一分情趣。对此,元人张雨偏偏很肯凑兴地写有《碧筒饮》一诗:“采绿谁时作羽觞,使君亭上晚尊凉。玉茎沁露心微苦,翠盖擎云手亦香。饮水龟藏莲叶小,吸川鲸恨藕丝长。倾壶误展琳琅袖,笑绝耶溪窈窕娘。”
  “饮水龟藏莲叶小,吸川鲸恨藕丝长”两句非常具有揭示性。“吸川鲸恨藕丝长”显然是说,通过长长的荷茎来吸酒,需要一个过程才能把酒喝干,相比以普通酒杯直接痛饮更消耗耐性,所以才让人觉得会“恨”“藕丝”既荷梗吸管的长度。但是前一句“饮水龟藏莲叶小”则展示出,诗人所咏之荷杯乃是杯内伏有小龟一只,工匠如此设置的用意则是塑造一个完整主题:因为杯身为荷叶形,所以添加的小龟便如藏身在荷叶内,一旦饮用者吸吮荷梗吸管,酒液自暗藏在龟身下的通口处被渐渐抽出,看起来却像是小龟张口饮水,把杯内的酒液悉数喝尽体内一般。显然,张雨所咏之“碧筒饮”并非天然荷叶制成之杯,而是盏底塑有“饮水龟”的人工材料制成的碧筒杯。
  白瓷鸭形吸杯恰恰采用了这一巧妙细节设计,在杯底的出水口上覆有小小的“饮水龟”一只。杯身呈现为卧鸭,以双足形成底座,把吸管塑造成鸭的“曲项”,与鸭身的整体造型结合在一起,令人几乎难以察觉吸管这一特殊机关的存在,种种细心的规划,都让此件吸杯在同类作品中格外突出。
  另外,到了明清时期,即使是采用荷叶造型的人工材料制碧筒杯,在形式上也有非常奇巧的发展。如徐珂《清稗类钞》有云:“吸杯,做莲蓬、莲叶交互相连状,别有莲茎,茎之中有孔,可吸饮。”这里介绍的吸杯不仅有莲叶状的酒杯、莲茎形的吸管,另外还多了一个莲蓬。
  要想理解《清稗类钞》所介绍吸杯的结构与意图,需参考金寄水、周沙尘著《王府生活实录》一书中关于睿亲王府八只一套的“荷叶杯”的回忆:“我家的荷叶杯则系乾隆粉彩陶瓷制品,造型特异,杯子外缘中部有个碧绿莲蓬,孔通杯内,倒酒入杯,莲蓬也随之灌满了酒,饮者喝干了杯中酒,灌在莲蓬内的酒随之流入杯内,给饮者的感觉,酒若清泉,是喝不尽的。”(128页,中国青年出版社1988年)睿王府的成套荷叶杯不带吸管,所以并非碧筒杯。不过,这套荷叶杯有个特点,就是荷叶形杯身旁尚塑有一朵莲蓬,莲蓬内为空腔,一侧有小孔与杯内相通。向杯内注酒时,莲蓬内自然也会被酒液充满,然后在饮用过程中不断回流到杯内,造成饮之不绝的印象,由此增加情趣。
  通过这一线索就可以知道,《清稗类钞》所述吸杯是在传统人工碧筒杯的基础上又加入了“莲蓬”这一元素。与荷叶形杯身并连在一起的莲房也是有孔口与杯内相通,灌酒时,酒水会涌入莲房内部,然后在品饮过程中源源回流到杯内。同时,自荷叶杯一侧伸出的荷茎则为饮酒的吸管。于是乎,用嘴含住莲茎的端头轻吸,酒液不断经吸管抽出,同时却惹得莲房内悄涌佳酿,足以在宴席欢聚上制造开心的气氛。
  荷兰国家博物馆藏明清瓷器中有一件青花杯,杯身为荷叶造型,一侧附有一朵莲花苞,在含苞未绽的花苞中心开有小孔,另一侧则有吸管的端口突起在杯缘上方,应该正是一件如《清稗类钞》所述形制的碧筒杯。可惜,本人相关资料不全,不清楚此一形制复杂的青花碧筒杯流入荷兰的过程。不过,“黑石”号沉船上的白瓷绿釉碧筒杯当初显然是以出口异域为目标。吸杯这一特殊形式的酒杯也在外贸瓷之列,这倒是值得注意的有趣现象。

上一条:澳大利亚土著艺术:关注当下,折射永恒
下一条:朱洁树:迷失在威尼斯,迷失的中国当代艺术

关闭